贵州智障女流落四川小山村15年 找到家人却难回家 _板栗煲老鸡网 

<sub id="oz3ap20380"><dfn id="N2hvC45463"></dfn></sub>

<address id="cFH5i64608"><listing id="Oh0ig63178"></listing></address>

返回首页 原创联播 美丽中国·千城联播


<sub id="7yxOR59844"><dfn id="vtaXf23328"></dfn></sub>

<address id="7qrBT81901"><listing id="oiHQn65730"></listing></address>

当前位置: 首页 > 网络日报 > 国际网络新闻 >

贵州智障女流落四川小山村15年 找到家人却难回家

点击:99837
  www.dogw.com.cn

  回家路漫漫
  贵州智障女流落内江15年 找到家人却难回家

双龙镇副镇长王韦杰为杜黔会送棉被、大衣。

杜黔会写下想回家。

  “想回去”“回家”“儿子”,11月18日,面对来看望自己的镇政府领导,52岁患有智力障碍的杜黔会红着眼眶在本子上写下了这些字。自从2004年流落到内江市资中县双龙镇檬茨村,“回家见儿子”就是她一直以来最大的愿望。

  过去15年,杜黔会一直跟着当地村民向书华生活,直到去年向书华入狱后,杜黔会才开启了艰难的寻亲之路。确认身份、找到户籍、联系兄妹……11月6日,她终于通过视频见到了亲妹妹杜黔红,本以为会是亲人相聚皆大欢喜的结果,可是一通视频后,原本已经联系上的兄妹却没了回音,儿子林中平也没有找到——现在她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才能回家。

  1 自称被拐 流落小山村

  11月18日,华西都市报、封面新闻记者来到了杜黔会的家,位于资安路旁的一个平房加板房的二层小楼,院子里枯树枝随意堆放,窗边悬挂的几件衣服还有污渍,破旧的木门敞开着,杜黔会正躺在床上休息。黑漆漆的屋子里,锅碗瓢盆堆放在地上,靠着墙砌两面砖就形成了简易的灶台,长凳子上摆的两个盆子里装着的菜黢黑。

  这个有些破败的家在向书华入狱前并不是这样。檬茨村6社社长陈美说,向书华今年65岁,是村里的五保户,靠养猪维持基本生活。2004年的一天,村民突然发现向书华家多了个女的。“她可能有智力障碍,问她叫什么,从哪里来,她都只回答‘嗯’。”陈美说。

  今年7月,当杜黔会在檬茨村办公室门前,用石头写下自己的名字时,村支部书记林勇有些吃惊,一直以来村里没有任何人知道她的名字,因为向书华小名叫“跎跎儿”,所以大家都称呼她“跎大娘”。她还告诉林勇,她是被人贩子带出来,坐火车来到四川的。

  跎大娘平时不做家务,喜欢在周边闲逛,虽然时而清醒时而糊涂,但是她从不惹是生非。相反,大家都知道跎大娘有点文化,喜欢到村办公室看报纸,谁家有丧事,她还可以帮忙写写字。在村民眼里,向书华和杜黔会还算般配,两人从不吵架。

  2 艰难寻亲 找到了兄妹

  这样平静的日子在2018年12月被打破了,彼时向书华被判入狱3年。而后,向书华对来探监的林勇说出了自己的担忧,他害怕没有他照料,跎大娘会挨饿受冻,他希望林勇能帮助找到家人。

  正如向书华担心那样,自他入狱后,没有经济来源的跎大娘过着饥一顿饱一顿的生活。邻居小张常常将煮好的饭菜给她端过去,村民谭碧仙也将自己的衣服拿给她。常常接济跎大娘的林勇意识到,这不是长久之计,找到她的家人才是关键。

  今年7月,在跎大娘清醒时,林勇得知了她原名为杜黔会,是贵州省赤水市葫市镇葫市街人,她家有五兄妹,杜黔会排老二,上面有一个哥哥名叫杜黔生,有个在化工厂上班的妹妹叫杜黔红,她还有个儿子叫林中平。

  藉此线索,林勇在双龙派出所查到了杜黔会及家人的详细信息,先后拨打了户籍上杜黔生、杜黔红及林中平的电话号码,可是要么无人接听,要么拨打错误。

  9月26日,双龙派出所向杜黔会户口所在地葫市派出所发了一份协查函,请他们协助寻找杜黔会的家人。双龙派出所民警代志兵告诉记者,葫市派出所电话回复,经查杜黔会为失踪人员,联系杜黔会的儿子林中平无果,但联系到了在赤水市旺隆镇居住的杜黔生。

  3 视频相认 却再无回音

  11月6日,杜黔生主动和林勇联系,并加了微信。林勇还记得:“在电话里杜黔生说他妈瘫痪在床,再来一个,比较麻烦。”当晚,在杜黔会的家,用林勇的手机,杜黔会终于见到了亲人。林勇说:“接通视频后,出现在镜头里的是杜黔红,她一看到杜黔会就喊她二姐,她说她有难处,家人还在商量怎么办。”

  陈美记得,视频持续了48分钟,从始至终,杜黔会都没有说话,只是默默地流泪。

  11月7日,邻居小张回忆说:“那天早上,跎大娘很高兴,给我说见到了妹妹,还说她要回家了。”和邻居分享了喜悦后,杜黔会来到了村办公室,叫林勇帮她连线杜黔生,她想和哥哥视频。可这一次,林勇发出去的微信却没有得到回复,之后就再也没联系上她的家人。

  11月18日,内江最低温下降到了8℃。在探望杜黔会时,双龙镇副镇长王韦杰十分担心地说,接下来,政府会将杜黔会暂时送到敬老院,保障她的温饱。因为没有户口,当地能给予的临时救助有限,所以还是希望家人能将其接回家。

  四川地齐律师事务所律师朱敏认为,在暂时找不到监护人的情况下,杜黔会经常居住地所在基层组织应当承担起监护职责,会同民政部门将其送往精神病医院治疗,同时积极寻找其家人。

  11月18日,记者拨打了杜黔生的电话,接电话的自称是杜黔生的同事,并说杜黔生已经离开该公司,无法联系。而杜黔红的电话则一直无人接听。

  “她以为家人很快会来接她,所以天天掰着指头算还有几天回家。”面对满心欢喜期待回家的杜黔会,林勇有些无奈,他寄希望可以找到杜黔会的儿子林中平,能够让他们母子团聚。

  华西都市报-封面新闻记者黄晓庆伍忠

【编辑:刘羡】
http://www.dogw.com.cn
顶一下
(99636)
踩一下
(39767)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热点内容
1 2 3 4 5 6 关于我们  |  本网动态  |  网站地图  |  广告服务  |  版权声明  |  总编邮箱  |  联系我们  |  网站地图  |  返回顶部


<sub id="wMpfb24924"><dfn id="VINDF98678"></dfn></sub>

<address id="V06wu44769"><listing id="xerSM34164"></listing></address>